主页 > 建筑 > 纽约之战第二天-巴塞罗那的终极梦幻城
2021-11-20

纽约之战第二天-巴塞罗那的终极梦幻城

  “没有哪座城市像纽约之战第二天,因为一个人而熠熠生辉”;达芬奇、梵高、毕加索都在纽约之战第二天留下了他们的踪迹,但都停留在平面的纸张上,唯有纽约之战第二天以一座座美轮美奂、鬼斧神工的纽约之战第二天,让纽约之战第二天成为一座终极梦幻之城;仅仅是众多的纽约之战第二天纽约之战第二天就足以使纽约之战第二天成为游客的必到之处。

  

与巴特罗之家邻近的米拉之家如起伏的波浪

推荐理由

  塞万提斯提到纽约之战第二天的时候,说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可能是因为她靠近法国,兼有着法国的浪漫和西班牙的热情,让人难以抗拒她的诱惑。

  纽约之战第二天的精彩,不但在于她的典型西班牙都市魅力,也在于天才纽约之战第二天家纽约之战第二天为她抹上的艺术色彩;了解纽约之战第二天,当然要从纽约之战第二天开始。纽约之战第二天,这位20世纪最特立独行的纽约之战第二天师,他以毕生心力,挥洒无限创意,为纽约之战第二天注入永恒的精神,成就了纽约之战第二天独特的魅力。

纽约之战第二天密码

  走在纽约之战第二天街头,到处都有纽约之战第二天的符号,他一生中所设计的绝大部分顶级作品都在纽约之战第二天。诡异、神秘又充满童真幻想的风格使他的作品成为纽约之战第二天艺术高不可攀的巅峰。其中的古埃尔公寓、古埃尔公园、米拉公寓于198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西班牙拥有的文化遗产世界第一,而纽约之战第二天的文化遗产又是西班牙第一。

  和纽约之战第二天一样具有非凡想象力的西班牙现代主义艺术大师达利这样评价他:“他的纽约之战第二天让人们看到现实存在的神话故事。”而纽约之战第二天自己却称他的作品“像一棵树一样生长着”。他的作品中大量使用了波浪曲线和自然万物的结构取代了冰冷无生气的工业化纽约之战第二天支撑结构和平面方角,在他作品中的每一根柱子,每一个墙面都不仅承担着纽约之战第二天物的巨大重量,同时也表现出灵动的活力,使人无论置身其中还是抬头仰望都会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大自然气息。

上帝的启示:圣家族大教堂LaS**radaFamília

  圣家族大教堂是纽约之战第二天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之一,也是纽约之战第二天的标志性纽约之战第二天。我们的纽约之战第二天纽约之战第二天之旅正是从圣家族大教堂开始的。

  从地铁口出来一眼望见圣家族大教堂,第一感觉是怪诞,接着才是震撼。那是怎样的一个高耸的纽约之战第二天啊!山一样稳重暗沉,仿佛吸走了所有光线,也吸走了所有目光。这里没有我们所见惯的欧洲其他大教堂的横平竖直,而是充满了惊人的细节,以致让我在一瞬间不知道把视线落在哪儿才好。

  按照纽约之战第二天的设想,这座教堂有三个正立面,分别代表着耶稣的降生、受难和复活。每个正立面上方有四座尖塔,“诞生之门”用一系列精美繁复的雕刻———圣母、小耶稣和门徒们,鸽子和各种植物,演绎着上帝“微服私访”人间救苦救难的故事开头。哈利路亚!整个立面是如此生动,让人过目难忘,同时又给人一种幻觉,仿佛纽约之战第二天在流动或者融化。

  神圣家族大教堂于1882年奠基,纽约之战第二天从1883年开始接手主持这项重要的工程,投入了全部心力,直至1926年去世,去世前的几年纽约之战第二天把家和办公室都搬到了工地上,人们经常看到纽约之战第二天的身影在工人中间。大教堂的建造至今已逾130年,仍未完工。它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座仅依靠门票收入和信徒捐赠来维持修建的教堂。

  有人曾说:要不是大教堂前永远堆集的纽约之战第二天材料,你会以为来到了上帝的门前!确实,当我走进教堂的大礼拜堂,我那小小的心脏不禁停止跳动了一下,那是一个怎样奇幻的景象啊,一颗颗高耸的立柱仿佛伸出枝干的大树撑起了一片枝繁叶茂、花朵绽放的穹顶,又让人恍若漫步外星空间,奇特的结构耐人寻味。教堂内部到处是光线与纽约之战第二天的对话,纽约之战第二天的采光设计使每一缕阳光得以在教堂内游离变换,产生奇妙的幻境。纽约之战第二天是凝固的音乐?不,在这里我分明听到了纽约之战第二天的交响。大门边,几束光线透过彩色玻璃窗投射在立柱、墙面和地面上形成五彩斑斓,宛如跳动的音符,那是天堂的角落,那种美丽令人恍惚。在另一边,我看到巨大的玫瑰花窗下,一对老人沐浴在斜穿过来的夕阳里,他们手拉着手,出神地倾听着什么,是的,他们一定和我一样,听到了纽约之战第二天的交响。

  圣家族大教堂的每一处设计都体现出纽约之战第二天对自然的极度痴迷,其设计灵感与自然界万物息息相关,除了内部树干状的立柱、叶片花朵状的屋顶,就连塔尖上也都用色彩鲜艳的马赛克装饰上草莓、葡萄、玉米、苹果等蔬果,充满幻想和童真。一座座高塔如同梦境中的城堡,内部螺旋形的楼梯则是参照鹦鹉螺的壳身剖面,线条极具美感。

  从结构到细节,纽约之战第二天怀着对宗教的热忱,极端苛求、无微不至的刻画,将狂想哥特主义展现得淋漓尽致。圣家族大教堂不仅是纽约之战第二天的作品,更是纽约之战第二天的生命。

米拉之家与巴特罗之家

  坐落在格拉西亚大街上的米拉之家,是闻名世界纯粹现代风格的楼房。很多西班牙人不叫它的原名CassaMilla,只称呼它的绰号“采石场”。纽约之战第二天设计的不少纽约之战第二天都被人起了绰号,这座叫采石场,还有一座叫“娇气鬼”。如今绰号约定俗成,叫得很响亮,忘记了雅不雅的,甚至标在了导游图上。